下載客戶端
  • 追書
  • 捧場
  •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第一章 我不是廢物

閻石咬著牙根臉上的肌肉全部緊繃汗水順著蒼白的臉頰滴滴落下可他還在堅持著,即使扎馬步的兩腿已經在顫抖,即使望向前面一如他這樣扎著馬步的小孩的背影已經開始模。

清晨暖和的陽光穿過云層穿過樹杈照射在閻石的臉上,他反而覺得四周很黑暗他的眼前開始多出了一些星星。

“要想成為最出色的獵人,那就要有一副最出色的身體?!?/p>

閻石聽著村長閻樹人的聲音傳來時候耳邊已經發出嗡嗡的雜音,他知道自己每到這時候就快要暈倒了,可是他還想在堅持一會。沒有人想成為廢物,閻石雖然從小身體瘦弱,但他更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別人的認可,他想成為他父親閻高峰那樣出色的獵人。

閻石的前面是十五六個閻家村的孩子在扎著馬步,他們年齡不等從六歲到十六歲都有。這老者是閻家村的村長閻樹人,同時也負責閻家村未成年孩子的鍛煉。這些孩子見到閻樹人都十分害怕,沒有一個敢偷懶。

“一個月后就是血龍鎮夏世家外圍弟子入選考核,那是成為夏世家護衛成為人上人的機會。閻家村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能爭光了。我希望你們之中有人能考入,我相信你們是最厲害的!”

閻樹人一邊糾正孩子們的動作,一邊為他們鼓氣。同時也看到這些孩子們眼中一個個憧憬著的目光。

“我爹是閻家村最出色的獵人,我也要成為最出色的獵人。我不是廢物,我要堅持。我要考入去當夏家的護衛,我要成為人上人!”

閻石隱約間聽到這句話,此時他全身顫抖臉色慘白,可他的眼睛卻是拼命睜得大大的,里面有著屈辱和不甘,但更多的是堅持!

突然,他只覺得眼前一黑,隨后昏倒了過去。

“爺爺,廢物又暈倒了,他都練了三年了,連一個時辰都堅持不了?!?/p>

人群中一個身體結實眼睛靈動的小孩指著倒地的小孩說道,引得其他孩子也哈哈大笑。

在打獵為生的村子里沒有實力注定會被取笑,它意味著你沒有實力去打獵,你沒有資格生存,這樣不是廢物是什么?

所以身為村長的閻樹人眼中沒有同情,甚至看都不看一眼,這種情況他也看了三年,早就麻木了。他說道:“繼續練,閻劍,你去把他抱開,免得影響其他人?!?/p>

“好的,爺爺?!?/p>

那個帶頭笑的孩子叫閻劍,村長閻樹人的孫子。雖然只有九歲,可他的身材卻相當于十三四歲的孩子一般高大。最重要的還是他沒有長的三大五粗,反而白白凈凈有股靈動的氣息。

他來到暈倒的孩子身邊,見到他虛弱的睜開著眼,用腳碰了一下說道:“廢物,能站起來就自己走,每天早晨都跟著來搗亂。我爺爺都批準你不用來晨練了?!?/p>

“我不是廢物!我能自己走!”

那孩子叫做閻石,他倔強的咬著牙,他想支撐自己身體,可全身都在抽搐,都在發抖。汗水滴滴落下,他的身子在抽筋,劇痛傳遍全身,可他硬是不吭半聲。

“閻劍,還不快抱走?難道你想偷懶么?”閻樹人聲音嚴厲的從后面傳來。

閻劍嘀咕一聲,彎腰把他抱起,見他倔強的仇視著自己,也仇視的盯著他,說道:“還說自己不是廢物,連站都站不起。害我被爺爺罵,看我晨練完不揍一頓你?!?/p>

閻劍抱起一個人,仍然能健步如飛的走,他來到離晨練空地不遠的一家木屋中,叫道:“嬸嬸,閻石他又抽筋了。爺爺叫我把他送回來?!?/p>

“閻劍啊,謝謝你了,把他放在屋子里吧。等你閻叔叔打獵回來,嬸嬸給你留個狍子腿?!甭曇羝届o中帶著一絲顫音顯然這么多年已經習慣了這一幕,房子里里面走出一位三十多歲圍著圍裙的村婦,面容慈祥,此時和氣的說道。

閻劍把閻石放在一張藤椅上,乖巧說道:“謝謝嬸嬸,你放心吧,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他?!?/p>

他向藤椅上倔強的閻石吐了吐舌頭,跑了出去。

婦人叫劉翠,閻石的母親。對于兒子的病,她心痛但也無奈,嘆了口氣沉默著為兒子按摩那些繃緊的肌肉。

“娘,我不是廢物!”閻石的聲音堅定大聲的說道。

“娘知道,石頭是最棒的?!眲⒋錄]有抬頭,熟練的繼續自己按摩的動作。

閻石撥開劉翠在自己身上按摩的手,比上一次更堅定大聲的說道:“娘,我不是廢物!”

劉翠抬起頭,看了眼兒子,兒子的眼睛倔強又不屈。

她自己卻是留下了淚,點頭道:“別倔了,娘知道小石頭不是廢物?!?/p>

她說著,低下頭,繼續按摩著。

閻石沒有再撥開母親的手,他只是倔強的再次說道:“娘,我不是廢物!”

這個聲音沒有前面兩次大聲,可卻是更加堅定。

他說完,轉過頭去望向門口,那個方向正是晨練的地方,那個方向也是他父親去打獵的地方,那個方向更有初升的旭日。陽光溫暖,但又刺眼。即使刺眼,他還是堅定的望著,眼中淚水大滴大滴掉落。

閻石吃完劉翠準備的早餐獨自一個人出去了。自從六歲那年發現自己虛弱的體質鍛煉不了后,一起玩耍的朋友就漸漸的疏遠,沒有人愿意和廢物呆在一起玩。他獨自走進村外的山坡,那里有一片林子。他就在那里獨自的重復著早上的的鍛煉。

“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堅持,堅持!”

汗水滴滴落下,他的身體劇烈運動后就會抽筋。這是他出生時候就帶有的,劉翠的早產使得他先天體弱。

“堅持,我還能再堅持一會兒!”

閻石咬著牙,他的腿不受控制的顫抖,他的身子又開始抽筋,可他還在忍著這些超越年齡的疼痛。

“這種痛根本不算什么,我要證明給你們看,我才不是你們口中的廢物?!?/p>

稚嫩的臉龐地面了汗,臉上的肌肉也在抖動,閻石對于這種程度的痛早已經能忍受,他有著一顆仍忍受任何痛苦的自卑而又倔強的心。

他的心能忍受痛苦,可他的身體卻不能。人的身體忍受疼痛到了極限之后,大腦就會自動的陷入自我保護的無意識狀態,人就會昏迷。

所以眼晴一黑,閻石又昏迷了。他昏迷之后身子仍然在痛苦的抽搐,衣服被汗水濕透,又被地上的泥沙弄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閻石感覺自己的背被人輕輕的碰了一下,睜開眼,是閻劍那張帶著笑意的臉。

“廢物,我就知道你會來這里偷偷鍛煉。拿著,這是我剛剛摘下來的野果?!?/p>

閻劍自己啃著一個,扔一個給閻石。他們是同一歲,從小一起玩到大??墒且驗橥耆藵u漸疏遠閻石,閻劍也不好明目張膽的和閻石玩耍。他也叫閻石廢物,因為大家都這么叫,廢物已經是他的外號了,可他心里還是把閻石當朋友。

閻石接過野果,狠狠的咬著,說道:“我不是廢物!”

他知道,自己在村子里面只剩下閻劍這樣一個不算朋友的朋友。

閻劍啃完野果,四處張望這林子,說道:“我還以為你會像平時一樣扔掉呢?你若敢仍,我還是要揍你一頓!”

閻石扔下水果,把嘴中咬著的也吐出來。大聲道:“你打呀,等我成為最出色的獵人,我一定要把你們這幫混蛋都揍一頓?!?/p>

雖然他因為過度的出汗卻是很渴,可他并不需要可憐,也沒有人會一輩子可憐他,他就是這么倔強!

閻劍見他還是這么倔,心中就是不舒服,說道:“好呀,廢物,你真敢仍!我千辛萬苦留給你,你不吃就算為什么還要咬了再扔?我就是揍你,你就是不識好人心的廢物!”

他說著,騎在閻石的身子上,一只手捏住閻石的兩只小手,一只手捏住閻石的脖子,只一下就把閻石制住。他的身子比之同齡人強壯的太多,而閻石的身子則是比之同齡人弱的太多,閻石根本沒有反抗余地。

閻劍用力把閻石蒼白的臉捏的通紅,威脅道:“說,只要你說自己是廢物,我就放過你!”

閻石道:“今天的仇我一定會報!”

他眼睛帶著復雜的恨,村子中就數閻劍欺負他最多。但同時也是閻劍在他被別人欺負的時候幫助他。他對閻劍有時候由感激,有時候又恨。

閻劍加大力度,道:“你說不說?你不說我就真的把你捏死!”

他就是想讓閻石屈服,他羨慕閻石有一個全村最厲害的父親,有一個對他最好的母親。而他自己的父母在他出生不久進山打獵就再也沒有回來。沒有父愛和母愛的他,對于閻石特別嫉妒,他就不明白為什么一個廢物能有這么好的父母。但他也答應閻石的父母不給別的孩子欺負閻石,所以閻石只能給他欺負。

閻石的臉由紅轉白,氧氣逐漸供應不足,可他的眼睛還是帶著倔強和仇恨,艱難的說道:“我死也不說!你捏死我,我爹會為我報仇的,他一只手就捏死你?!?/p>

閻劍和往常一樣,威脅無果,也就放了他,道:“哼!你除了靠閻叔叔和嬸嬸,你還能干什么?還說自己不是廢物!”

閻石弓在地上劇烈的喘著氣,他的身子太虛了,只一會兒就想要再次昏迷過去。但他還是倔強的站起身子,他不像表現自己的軟弱再被取笑,他就這樣搖搖晃晃的走了。

“廢物,要不要我扶你?”

閻劍走過去,或許欺負夠了覺得閻石有點可憐,他嘴上還是叫廢物,可已經用手去扶了。

“走開!”閻石冷冷的說道,可他卻是掙脫不了閻劍有力的手。

閻劍可不管,因為這樣子被嬸嬸見到了,她又會很高興的表揚自己。

然而就在這時候,天空的盡頭有一道血紅色的光芒正在向這邊射來,又細又長。

眼尖的閻劍看到了,立馬興奮的叫道:“廢物,快看,那有流星!許愿,快許愿?!?/p>

閻劍說完松開閻石,自個兒閉上眼睛許愿起來。

閻石聽了,也立馬閉上眼睛許著愿:“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

這不僅是他愿望,也是他弱小心靈中的呼喚!

若德說:

暫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我要評論(0)

優秀作品推薦

客服
分享
追書 評論 捧場 目錄
捕鱼达人3最新版本 上海快三快十分开奖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的开奖图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分析 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湖北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 辽宁11选5胆拖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工行理财产品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河北快三